高級搜索
您的位置: 首頁 資訊國内
火電“熄火” 為時尚早
| |

     面對越收越窄的生存發展環境,煤電行業早已走上了一條艱苦卓絕的“自我救贖”之路。


     據媒體報道,6月27日,大唐電力發布公告:甘肅大唐國際連城發電有限責任公司由于嚴重資不抵債,申請破産。


      連城發電破産猶如一枚石子在看似平靜的發電業界激起層層漣漪。樂觀者認為此事不過是在特殊區域、特殊時段發生的特别個案,不必大驚小怪;悲觀者将其看成是被推倒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,勢必引起連鎖反應,從而成為煤電行業由盛而衰,甚至是由生而亡的标志,悲傷情緒彌漫坊間。


     樂觀也好,悲觀也罷,都是主觀情緒的表達和宣洩。而客觀事實是,火電行業,尤其是煤電行業正在進入又一個更加嚴酷的冬天。


     衆所周知,上一個“煤電冬天”是被媒體稱為“煤電價格之争”的十年,煤電雙方各自為陣,互不相讓,你來我往,無休無止。且不論誰勝誰負,反正電煤價格“一路豪歌”。盡管其時煤電業界也叫苦不疊,唉聲一片,但是,面對很骨感的現實,理想仍然很豐滿。換言之,精神長存,信念不滅。


     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建國以來,火電不僅為我國建立工業體系擔負“馬前卒”重任,而且,也為改革開放,促進經濟發展立下汗馬功勞,其曆史地位不容忽視。


     近年來,随着能源轉型升級戰略逐步深入和“藍天保衛戰”全面打響,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已轉化為向不平衡、不充分發展開戰的實際行動。仿佛一夜之間,煤電悄然被置于能源領域的聚光燈下,輿論的矛頭直指煤電項目,似乎煤電就是污染的代名詞,能源轉型的“攔路虎”。


      煤電企業百口難辯,百般無奈,通俗點說,叫作“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”。其實,面對越收越窄的生存發展環境,煤電行業早已走上了一條艱苦卓絕的“自我救贖”之路。然而,事物在發展過程中往往會産生悖論,煤電“自救”即是如此。


     為了應對嚴苛的環保标準約束,煤電企業不得不對機組進行環保改造,由此也帶來了運營成本增加、設備耗損變大、煤耗水漲船高等一系列問題。超低排放改造如此,低碳排放改造亦然。


   為了守住有限的生存空間,很多煤電機組積極進行了靈活性改造,以求在輔助服務市場之中占據一席之地。但是,理論認為,火電機組隻有在額定的工況之下,才能充分發揮機組的安全、穩定、經濟、環保性能,而頻繁調整機組工況,顯然會影響到這些性能發揮。


    一次次向死而生的抗争,卻演變成了向生而死的奔命。在電煤價格仍處于高位的情況下,煤電企業每一次“自我救贖”,都像飲鸩止渴,往往事與願違。


   立足當下,對于煤電生存發展所持态度,樂極注定生悲,畢竟清潔能源才是未來發展的方向,火電春風得意、一馬當先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返。隻有正視現實,才能找準方位,從容應對發展中的困難和問題。否則就會手忙腳亂,病急亂投醫,喪失轉型良機。


   換個角度看,煤電産業“否極”也許“泰來”。首先,我國的資源禀賦決定了煤電主導地位短時間不會改變,在電力結構中完全棄煤是不現實的。


   其次,清潔能源與煤電關系不是零和博弈,新能源欲健康、高效、可持續發展,離不開煤電的有力支撐。随着火電節能減排技術的不斷進步,誰敢斷言煤電就不是清潔能源?


   現在問題恰恰是如何穩定煤電生産運營,逐步淘汰落後的煤電産能,讓出空間讓新能源有序發展,而不是新能源産業一哄而上,逼迫煤電産業靠邊站隊。


    能源轉型升級是大勢所趨,也是一場長期而複雜的革命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在這個過程中,隻有處理好傳統能源與新能源的關系,把握好“退出”和“進入”的節奏,才能保證能源安全穩定,才能推動電力行業健康有序發展。否則,就可能自亂陣腳,造成更大的損失。


     因而,火電“熄火”,為時尚早。

相關新聞
Copyright © 1997-2027 Chinaenvironment.com 版權所有,All Rights Reserved 環保網  京ICP備12004549号-1 京ICP證070722号

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1148号